service phone

Design Works 3

service phone

川普崩溃的那一夜 I E闻美政(附音频)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1-07-17

  

  卡罗尔·利昂尼格(Carol Leonnig) 是一位新闻调查记者,曾于 2015 年和 2018 年两次获得普利策新闻奖。她和另一位资深记者飞利浦·洛克尔( Philip Rucker)合作出版了一本新书,叫做《一将定乾坤》(I alone can fix it)。书中揭示了 2020 年大选之日,白宫里惊人的内幕,这本书有助于我们更真实地了解当时在白宫里掌握着全美国人民命运的达官贵人们,都是些什么样品质的人类。

  时间回到 2020 年 11 月 3 日。这一天的早上,白宫内部充满了乐观和兴奋的气氛。川普的嗓音有些沙哑,这是长时间竞选演讲的一个结果。川普根本没有把拜登看在眼里,事实上他认为自己赢定了。川普是一个搞真人媒体秀出身的人,鼓动民意对于川普来说,是本职工作,而那个可怜的拜登,不但老态龙钟,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川普明确地告诉周围的人,“我不可能输给那个傻 X” (I cant lose to this f— guy)

  到了中午时间,当时的川普竞选团经理比尔·斯戴芬( Bill Stepien)开始向川普汇报各地传来的计票结果,他提醒川普,今年因为有大量的邮寄选票,所以结果会出来得晚一些。斯戴芬警告川普需要耐心,因为一开始被登记的,是投票现场的票数,这部分计票的结果会倾向于川普,但当邮寄选票开始被登记的时候,计票结果就会向拜登倾斜。他告诉川普,到了晚间,双方的得票可能会咬得很紧。

  但川普没有任何耐心,他走出去和竞选团的人会面,双方热情友好地相互祝贺胜利。这时候有一名记者问他万一输了,是否准备好了有认输的讲话?这是美国政治选举的常规操作。但川普回答说:“不,我没有想过认输讲话。你知道,赢是很容易的,输却不那么容易,对我来说不容易。”

  川普原来已经做好准备在自己的国际饭店里举办庆祝胜利的晚会,但因为疫情,华盛顿特区政府规定里室内聚会的人不能超过 50 人。川普邀请参加庆祝大会的人有 400 人之多,因此临时决定将聚会放在白宫。因为白宫是联邦政府管辖地,不受华盛顿特区政府制约。请注意,这一举动本身,就违反了美国的传统。在美国的政治传统中,白宫是不能被用作党派聚会目的的。这是川普打破的诸多美国政治传统中的另一个。

  事实上一开始的数据确实对川普非常有利,整个白宫洋溢着爬梯的气氛。一直到晚上 9 点,大家发现川普不见了。而这个时候川普回到了自己在白宫中的私人区域,紧张地盯着电视。和他在一起的,只有家人和他最信任的朋友,包括私人秘书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小姐。川普的孩子们则不断进进出出,一会在外面陪客人,一会回来陪川普看电视。

  川普竞选团的数据分析师马特·奥克兹科沃斯基( Matt Oczkowski)则几分钟就向川普汇报一次计票情况。一开始佛罗里达的胜利让川普非常高兴,因为奥克兹科沃斯基分析出,川普在黑人和拉丁裔中的得票率超过预期,这简直太棒了。从极其重要的宾州传来的消息也同样令人鼓舞。以至于竞选团经理斯戴芬不得不反复提醒川普要冷静,因为最后结果还没有出来呢。

  在所有乐观的人中间,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鲁迪·朱利安尼( Rudy Giuliani)可能是最高兴的一个。聚会进行到晚上,朱利安尼站起来对很多人唠叨,说自己有一个大战略要告诉川普,并试图闯入川普的私人区域。很多人认为朱利安尼当时是喝醉了。一些人要求斯戴芬找朱利安尼谈谈。

  于是竞选团经理斯戴芬 ,白宫大管家梅多斯(Meadows)和川普发言人强森·米勒( Jason Miller )就朱利安尼拉到另一个房间,问他到底有什么大战略。

  朱利安尼问:“密执根州选情怎么样?” 得到的回答是,“我们还不知道,目前判断还太早。”

  朱利安尼神秘地说,“我们就宣布说我们已经赢了!宾州也一样,我们直接宣布我们已经赢了!”

  另外的三个人都觉得这不靠谱,太不负责。白宫大管家梅多斯说,“我们不能这么干的。”

  但到了夜里,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利了,川普的顾问们开始担心。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一直认为川普恐怕要输,虽然他参加了庆功晚会,但到了这个时候,他看看情况不太对头,就独自回家了。紧接着军方的人也离开了聚会。当时的国防部长马克·尔斯佩(Mark Esper)私下认为人做事才更靠谱,他并不担心川普会败选,事实上他更担心自己被川普解雇。大选后他很快被川普解雇了。

  到了夜里 11 点半,福克斯新闻开始感到恐慌,怎么连一贯保守的南方州亚利桑那也转蓝色了?经过反复核对,福克斯新闻不得不宣布,拜登赢得了亚利桑那州。这下全乱套了。

  川普从电视里看到了这一消息,他大喊道:“福克斯新闻到底在干他妈什么?” What the f— is Fox doing?” 川普对女婿库什内说,“给默多克打电话!给福克斯台的人打电话!他们必须纠正自己的做法!“

  川普不断地咒骂 ”操!操!这帮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他们为什么那么早宣布?“

  这时候朱利安尼冲了过来,直接告诉了川普他的”大战略“,尽管这个”战略“ 被白宫大管家梅多斯和其他人都否决了。

  这时候其他的顾问们都无法阻止川普了。因为这时候的川普只能听得进他希望听到的话。一位顾问事后说,这就像一个孩子有了一个惯着他,带他看电影开超跑的叔叔,你就没法再去管教这个孩子了。

  与此同时,川普一直领先的宾夕法尼亚,拜登的得票和川普的差距也越来越小。佐治亚也一样,川普是真的坐不住了。他突然对自己的竞选副经理贾斯汀·卡拉克(Justin Clark)大喊道:“他们为什么还在计票?投票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他们是不是在结束以后还在收票?到底发生了什么?”

  川普喊道:”他们正在偷我们的票!我已经赢了,大大地赢了!但他们试图偷取选票!” 没有人真正附和川普,大家其实这时候心里都知道,一切都结束。他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应付这位精神已经快失常的总统。

  川普很快采取了朱利安尼的策略,在凌晨 2 点宣布自己已经获胜。很多人不理解川普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这种明显虚报的胜利,并不能增加他获胜的可能性。但是为什么川普要这样做呢?

  绝大多数人都错误地认为川普是一个总统,他们从总统这个职位的角度去理解川普,因此会有很多无法解释的地方。但实际上,川普一辈子只是一个表演者。我们以为他是一个政客,有自己的政治目标。不,他所有的目标,就是吸引粉丝们的注意。他最在乎的是自己希望塑造出来的那个英雄或者总统的形象。他所有的行为,从一个表演者的角度,就可以去理解。他单枪匹马地去找副总统彭斯,他真诚地认为靠自己天才的表演技巧就可以迷倒一个老资格的政客彭斯,让他在议会否决掉大选结果。川普是真诚地相信这一点的。当然,他也需要发动群众去给彭斯施加压力,这就是 1 月 6 日暴乱的由来。事实上川普可能根本没有想要引发暴乱,但他非常沉迷于那种被粉丝爱戴,粉丝愿意为他牺牲的情景。

  川普也是一个商人,他一辈子活在条件交换的场景之下。当他发现他自己提名的最高官 Brett Kavanaugh 拒绝在大选问题上帮他的时候,他勃然大怒,说 ”我救了他的命!这家伙没有我什么都不是,他连个律师楼都进不了,谁会雇他?没有人!“ 这简直太滑稽了,美国总统居然挑了一个他认为”什么都不是,连律师楼都进不了“的人来做美国最高法院官。这似乎无法让人理解,但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可以把一切都用来交换自己利益的低级商人的自然表露。

  沃尔夫对川普的理解深得我心。有些时候,世界的荒谬让我们试图去找一个不那么荒谬的解释。我们会认为川普是个大坏蛋,他处心积虑地想当一个美国的伟大领袖。但实际上,川普就是一个心理有严重疾病的病人,一个活在自己表演的虚幻世界里的可怜人。再用大白话说吧,他就是一个深井冰。

  通知:今日美政网站从今天开始正式运营。这一网站除了包含今日美政,今日加政的新闻内容外,还邀请到了一些专业政治学者介绍现代西方政治哲学理论,另外还有我研读西方政治哲学著作的读书笔记,均为音频内容。现代政治哲学理论是我们理解眼前纷繁复杂的北美政治最好的辅助工具。Jrmz.org 将会成为一个关于西方政治的现实和理论的交叉点,力图全方位地帮助华裔理解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JRMZ.ORG

地址:     座机:    手机: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凯发娱乐传媒    ICP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