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phone

Design Works 3

service phone

被改变人生轨迹的普通人:来自各行各业都当了外卖骑手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1-05-25

  

  3月6日,成都组织了一场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企业招聘专场,此次招聘会中,美团和饿了么共计推出近2000个就业岗位,包括站点储备管理人员、站点人事专员、外卖骑手、送餐员等等,工资每月为3000元至10000多元。

  数据显示,自2020年1月20日至2月23日,美团外卖配送平台新增7.5万名劳动力成为外卖骑手。日前,新增骑手数量呈上升趋势,还在稳步增长。

  调研数据显示,新增骑手中37.6%来自餐饮等生活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来自小微创业者。他们当中,有理发师、IT从业者、健身教练、老师、网约车司机、摄影师、在校大学生,等等。

  据了解,此次新增的7.5万骑手中有六成以上是众包骑手。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决定配送时长,有正式工作也可以利用空闲时间接单赚钱。只有打算长期从事生活服务领域的人,才会选择成为专送骑手。

  2月24日,美团宣布启动“春归计划”,以“就地就近就业、灵活随时就业、不等不靠就业”的理念,再提供逾20万个长期就业、灵活就业岗位。

  这次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轨迹,成为一个外卖骑手,是暂时栖身,还是彻底转行?近日,猎云网记者采访了10个新入行的外卖骑手,以下是他们的故事和选择:

  我大学学的是体育专业,毕业后干过销售,最后还是进了健身房,当起教练。我们这行做团操赚的不是很多,还是需要通过销售能力去卖课,本质上就是服务与销售的结合。我个性比较温和,和谁说话都有礼貌,再加上见的顾客多了,也能了解他们的心理,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思考问题,所以私教课卖得还不错。很多人都觉得我教得好,还带着姐姐、朋友、妈妈来找我健身。在北京干的时候,还教过那小明星呢。

  今年孩子4岁了。自从有了孩子,用钱的地方特别多,我还想让她去个好点的学校上学,就琢磨着怎么能多赚点。去年9月份,我用这几年做教练攒的钱自己开了家小健身房,离居民区比较近。前前后后,从租房子到装修,再到买健身器材,积蓄花光不说,还从银行借贷了点。不过开张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觉得终于能自己做买卖了。凭我在这行的摸爬滚打,对做好很有自信,准备要大干一场。

  但谁能想到疫情这么厉害,这几个月非但没有收入,我还要还房贷、车贷。在家里越呆越心里没底,就想着先干个能赚到钱的活儿,等健身房能赚回钱来,我再回健身房做我的教练。我看外卖骑手不错,对我来说也不算很累。就想先试试。

  不干不知道。外卖骑手跟我之前想得还是有点不一样。我总结了一下,第一,要跟时间赛跑;第二,要做到客户百分百满意;第三,有苦没处说。

  2月14日,我正式开始送外卖。第一天上班还挺高兴,南京的街道上并不像以前那么多人,骑着电驴走也蛮顺畅。我们要求最好做到零接触送外卖。第一天有一单送汤面,我骑到半路,客人就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临时有事,让我尽快送过去。我接了电话心里有点着急,就开得很快。因为之前没怎么骑过电驴,不太熟悉,不知道在哪儿拌了一下,摔倒了。膝盖都擦破皮了。我没顾上管自己,继续扶起电驴往前开,想着赶紧给客人把饭送过去,不能在第一天就收到差评。他下来拿的时候,还跟我说,“我专门打电话麻烦你快点,看来也没啥用”。我赶紧解释,好在客人还算理解,最后跟我说了句“辛苦了。”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挺暖的。我一直忙活到晚上才回了家。回家一看,膝盖上还是磨掉好大一块皮,用酒精消毒的时候更疼了。

  之后有一天的中午,单子很多,我的外卖箱里放满了各种饭菜。不知道是哪一个没有系牢,等我发现的时候汤汁已经洒到外面了。这个是一个鸡公煲,还挺油的,旁边的两个塑料袋都沾上了油。我赶紧拿卫生纸擦了擦,但不太管事。我把鸡公煲和另外两个菜分别送过去。之后,收到两个客人的电话,一个是鸡公煲的客人,她说这饭怎么洒了,没法吃。我赶紧道歉,说自己是新手,没太注意到这个情况,她也比较理解,说了我两句,没给我差评,也没投诉。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另外一个客人也给我打电话,让我以后注意点,袋子很油影响心情。然后就把电话挂了,直接点了差评。我心想,以后一定得注意,如果我是客人,觉得袋子油油的,心里也不舒服。想起自己以前也遇到过饭洒了的情况,给骑手打电话让他赔钱,心情蛮复杂。

  电驴没电这个事,坑了我好几次。有一天下午,我接了几个超市送货的单子,东西都挺多的。这时候,又来了三个新订单,有一单是餐饭,还有一单是奶茶。正在特别着急不能出差错的时候,电驴没电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没办法,我不能等电驴充好电再给顾客送过去,那样就太迟了。好几个顾客一起投诉的话,这种情况有点可怕。我想着自己搞健身的,靠着脚踏骑过去吧。我还是低估了路程的遥远与东西的重量,高估了自己的骑车速度。没办法,我给两个超市外卖的单子打电话,解释情况。一位顾客很理解,说没关系。但另一为顾客怎么都联系不到,打了三次电话没人接。我心惊胆战地先把即食性高的饭菜送过去,用尽全身力气骑电驴,尽最大努力节省时间。好在后来顾客给我回了电话,说他可以理解,但希望以后要做好准备应对突发情况。我有苦说不出,心里想着我好难啊,嘴里还是道歉加附和。好在没有差评,没出什么大毛病。我发现做外卖员要比当教练的服务意识更强一些,做教练,很多会员还是很看重你的教学水平的。

  最高纪录的一天,我跑了37单。从早上10点到晚上8点,只吃了一顿饭,疫情期间,送货量还是蛮大的。我算了一下,一个月可以拿到6、7千,这样的话也挺值得。家里老人生病吃药的钱,房贷和车贷,还是可以还的上的。总比自己在家里呆着什么都不干强。

  等健身房重新好起来的时候,我还是要回去当教练,毕竟是我比较擅长的事情。这一次就算是体验生活了。

  我老家在安徽枞阳县,但从小就跟着爸妈在海口打工。初中毕业之后,我就开始工作了,至今已经干了六年的美发。

  最开始三年多,我做学徒。刚开始在一家小店学了半年,师傅对我很好,但我感觉夫妻店还是太小了,就想去大店应聘,多学点更新的技术,师傅也很支持我,还给我多发了点工资。后来通过老乡去了一家店,一直在那里学习,一个月能拿三四千。但那时年纪小也爱玩,一直没攒到什么钱。

  三年多后,我做了师傅,拿到了六千多的工资,也攒了五六万块钱,又找爸妈拿了点钱,一共投资了25万,在2018年拥有了自己的门店,我就觉得挺满足的。

  八十多平方,最多的时候雇了九个员工。前面生意还不错,后来附近开了两三家连锁品牌店,再加上我经营方式可能也有问题,不像人家那么老道。虽然说老顾客一直很照顾生意,但生意越来越差了,连着亏损了四五个月。每月房租要一万多块,水电一千多,再发完员工工资,我身上就只剩下四五千块钱了。

  我怕这样下去会越亏越多,春节前就把店转出去了。当时的打算是,赚点钱从头再来。也有朋友叫我去他店里理发,但我不想再回去给别人打工。

  春节前我回老家的时候,还没听说疫情,快过年了才知道。过完年我想回海口,飞机票被取消了,我又买了火车票,经过了好几次检查才回到海口。

  我去年结了婚,又有了小孩,买奶粉什么都需要钱,一天不工作钱就不够用,每天我都要想着怎么赚钱。因为疫情,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刚好有朋友在送外卖,我也就当起了骑手。

  朋友跟我分析,只要累一点,一个月能挣八九千,一万块也可以有,我觉得可以养活我的家庭。

  送外卖,我就只想着赚钱赚钱,能多跑一单是一单。于是,我把家里电动车的电池都换成了新的,两个电瓶一共花了4千多,这样就能多跑点,每天都是跑到电用完才收工。就算没电了,只要离家不远,我也想再多送一单,送完我推车回来都可以。

  半个月前刚加入时,我不懂怎么跑,就先从众包骑手开始,相当于兼职。众包骑手都是直接App上学习的,并没有线下培训。

  以前喊外卖的时候,也从来没对骑手催单过,大家都不容易,反正骑手能送到货就行。但是自己第一天做骑手,心里还挺忐忑的,因为没做过,特别怕送错。

  众包抢单有时会抢到比较远的,没有固定区域,有时候远的要跑七八公里。我有一次跑了一百多公里,八个多小时才赚了160多块。我现在就想加入乐跑,这样会有固定区域,上班时间也是固定的,我不是特别懂这一行,乐跑也是带我入行的朋友推荐我报名的。

  海口的疫情不是很严重,但理发店也基本没有开门。餐馆可能就开了一两成,而且都只接受外卖,现在配送很多路被封了,找店也很麻烦,有时送餐也找不到位置,有一次我就超时了,第二天就发现那单被扣了一半。

  但我感觉送外卖特别实在,跑一单挣一单的钱。以前剪一个头发能挣58,现在送一单外卖才8块,但我觉得很开心,众包可以每天结算薪水,每天收入基本保持在150元以上。之前工作总是想的东西很多,现在觉得只要有钱赚就可以了。

  我每天都戴口罩,也准备了消毒水,每天开工前要量体温。我自己倒不是很害怕,我就想着赚钱,其他的我都不想。每天回到家,都要在门口的卫生间洗手洗脚,把自己整个消毒一遍,然后再进门,毕竟家里有小孩。

  现在我就希望可以多赚一点钱,最好一年能存个七八万。疫情过去后,我应该还会从事外卖这行,等攒够了钱再开理发店。

  我是河南人,1994年生,来北京五六年了。之前我做厨师,3月1号刚加入美团众包骑手做兼职。

  我们的餐馆是一个连锁企业,做家常菜,在北京差不多有20多年历史,有十几家连锁店。我在的这个店也是老店了。我们过年的时候还在营业,2月底才歇业。

  什么时候开业还不知道。疫情发生这段时间厨师根本没有办法做了。没有工资,也不管吃,回家又不太方便,所以只能在北京找点事做。

  我看到美团众包觉得还可以,就买了一辆3000块左右的电动车,还从美团众包上买了个外套和坎肩,加起来65。上岗之前在APP把位置确定好,上传身份证,还有健康证。

  我的定位是在朝阳区东三环那一块,正式上岗第一天是3月1号。打开APP就上线,有各种单子,觉得位置合适就可以接。上线需要口罩各种东西备齐,还有体温检测。

  那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八九点,我接了10单,算很少了。头一天什么都不懂,速度很慢,位置也不清楚,基本上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打电线单是送蔬菜,从团结湖一个生鲜市场送到附近居民楼。第1天没有经验,电动车没有充足电,到中午就没电了。我找了个地方充电,中午在超市买了点吃的,随便吃了点。然后到下午接了一会班才回去。

  体会比较深的就是,那个单子有时限,美团会套送单,他派送了一个单后,一般附近距离近的两个单可以一块去。当时不太懂,就跑一单,再跑一单,时间上很紧迫。而且有时候商家出摊比较慢,还要再在楼下等顾客,就比较浪费时间。

  我这几天接触的顾客。很多特别好,他会很着急地来取餐,很体谅我们这些骑手。有的还感谢,给点小费。我收到两位顾客给的小费,也没多少,其实不在乎钱多少,就感觉很值得,有人会很理解自己。

  不好的感受是,现在由于疫情,有的小区进不去,送东西你送到位了,辛辛苦苦完成一单,但是美团定位上显示你没有到那个位置,就会出现扣款之类的。这单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可能第一天不太懂,扣的次数多,大部分的收入都被扣了。后来申诉,回来大概一半,剩下的就申诉不到了。我到手也就50多块钱,没扣的线天还是没那么顺利,有很多不清楚的。有的单就是你可能接了,没有时间再送过去。取消后,然后被扣款。第3天,我做了20单,跑到晚上11点多,拿了100多一点。还算顺利,基本上就懂这些东西了,没有出现过多的扣款。

  今天(3月4日)我中午两点半回去休息,现在这会单子比较少,就下线,在自己那里休息,给电车充点电。下午5点左右再出去跑几单。

  美团有冲单活动,前天跟昨天两天跑够40单的话,就有奖励,为了奖励多跑几单。我的单数跑够了,但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审核。

  我之前做厨师的时候,跟外卖骑手也算经常接触。因为骑手要经常去店里取餐,当时的观感就觉得他们挺着急,每天到店里很着急地催单。现在挺能理解的。

  我自己之前休息的时候也会用美团来订餐,我对他们的态度都是比较好的,骑手打电话过来,就赶紧去给人开门,非常客气。

  我做厨师,一个月拿6000,店里拿的高的厨师长,能拿到8000到一万。餐馆本来提供住宿,属于集中待在一块。但出去做兼职后,公司就不让再住宿舍了,因为做兼职整天在外边跑来跑去,公司担心传染上,再传染给店里的员工。所以只能出去租房子住。

  我现在跟两个朋友合租的房子,一个月大概出一千六七百块钱。他们也是店里的同事,也一起兼职做骑手。

  现在有的分店还在营业,我们也可以调到其他分店,不过大多数都不愿意调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在一个店待久了就有归属感,还有熟悉的人都在那。

  如果顺利的话,等疫情结束,餐馆重新开业。如果一直不开业的话,我可能换到其它餐馆。也可能会做快递类的工作,应该会比骑手赚钱一点。

  我是海南人,两年前在本地开了一家土菜馆,经营地还算不错,日常流水能有个五六千。今年我们门店一直开到除夕,当时也没觉得疫情多么严重,计划正月里继续开张做生意的,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关就关到了三月。闭店的这一个月,员工在家没来上班不用发工资,我的店每天损失3000多元。街上也是冷冷清清,除了零星行人,还能看到一些外卖配送员。因为疫情,外卖配送员也不用爬楼梯,送到小区大门口就好,看起来好像要比平时轻松一些。

  没有一分钱收入,很焦虑,而像我这样的个体餐饮店,也不知道相关部门何时才会允许复工。无奈之下,看到我家附近的饿了么站点招聘信息,就决定去应聘外卖骑手做个兼职,过渡一下。

  我先去医院办理了一张健康证,花了90元做了血液化验、胸部、视力以及身高体重等常规检查,第二天就顺利拿到了。2月20日,我带着健康证和身份证去到了站点,站长询问了过往的工作经历和兼职的缘由,填一张兼职申请表,在系统内上传健康证、身份证等个人信息就算上岗了。

  随后,站长给我拉来一个做了蛮久的老师傅,让我跟着他,他也会告诉我饿了么骑手端APP的操作流程,如何接单、送单、完成订单等。前一两天,老师傅会带我熟悉站点配送半径内的商家和路线,之后就自己独立接单了。

  其实上手很快,后面就拿着手机在规定区域上线等就好了。来单子了就去送,没单子就玩玩手机等单子。说实话,这个过程也挺无聊的。在这8天里,我一般每天也就跑5个小时,平均一天二十多单,最多的一天我跑了9个小时,那天一共接了43单。蜂鸟专送的线元,像我这样众包的则配送距离越远,拿的越多。

  我印象最深的一单是客户定位错误,相差五公里,且位置方向相反,因为担心超时罚款,到了订单的定位地点后我就点了“送达”,随即联系客户加了他的微信,共享位置送到了正确的地点。这个过程他态度不是很友好,我也很愤懑,明明是他定位错误而造成的送餐延迟。

  但没办法,还是要放下姿态,友好地重新跟他沟通、给他配送。一单外卖就赚个几块钱,如果被差评或被投诉了会亏很多。一般短暂超时的线元,时间越长扣越多;被差评一次扣20元;被投诉的话要几百块。好在我在兼职的这几天,没有发生过投诉和差评。

  也有让我觉得很感动的一单,是一个小姑娘点的两杯奶茶,配送路上有一杯奶茶漏了。我很慌张,担心对方投诉我或者给差评,就当面跟她道歉并打算原价赔钱给她。但客户态度友好,表示了对我的理解,并没有过多责怪,觉得人挺好的。

  做了8天后,我的餐馆也被准许复工了,现在我已经回到餐饮店,也陆续有了生意,不过因为疫情,这几天只能做做外卖,一天的收入不到一千元,只有过去的五分之一。

  这段外卖骑手的经历,本来也是权宜之计,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去做骑手了吧,心还是在自己的餐馆生意上。

  我是做餐饮行业的,平常接触外卖骑手比较多,与他们都能互相理解。既来之则安之,也希望大众可以多多理解各大餐饮商家和骑手,大家都不容易。

  在疫情爆发之前,我应该是距离外卖行业比较近的一个群体,我男朋友是一名美团骑手。他每天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保证每个订单能按时送到顾客手上,很心疼他的付出,但是由于我俩学历都不是很高,为了存钱结婚我们一起在武汉打拼。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名骑手。我本来在一家餐厅做服务生,受疫情影响,餐厅已经两个月没有营业了,所以我也没有收入,并且武汉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没有了商品打折促销的活动,对我们来说生活成本上升了,听男朋友说最近骑手紧缺,正好我有一辆平时用于上下班的电动车,我便下载了美团众包。

  我用一个晚上完成了美团众包新骑手的培训,向上级申请了工作证明,但是真的去接单我内心还是非常忐忑。

  我的第一单是去一户人家帮忙送菜,十五公斤的菜对我来说略有些吃力,收货人是一对老夫妻,看到我提着两大包菜,对我态度非常友善,一直对我说“谢谢”。

  但是我第一次接单不太清楚收货码,事后给老人打电话,她也立马热情地帮我解决。看到他们慈祥的面庞,让我想起了自己远在老家的父母,内心十分感动。

  现在我做骑手已经半个月多了,从当初的手足无措和忐忑不安到现在已经可以熟练的抢单,合理地规划路线,每天也能稳定的有一些收入了。

  因为是女骑手的身份,最近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原来是个女生啊。” 但是每次看到大家能够及时地收到物资,对于我来说,内心也是一份欣慰,让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我能够为这个疫情所做出的一点贡献。

  我本来是在武汉念研究生,寒假在一所培训机构做兼职老师,没想到疫情突然爆发,过年回不去老家,滞留在了武汉。我原来也经常用外卖软件,觉得他们赚钱好像很容易,这个工作也不难,有时候订单超时了也投诉过骑手。

  直到这次自己做了骑手才知道,这个工作背后的辛苦。由于疫情期间,大家都是无接触配送,只送到小区门口,我一般都会提前5分钟打电话给收货人,但是还是经常遇到迟迟不下来拿的顾客,怕物品丢失,只能在小区门口等,担心其他订单可能会超时。

  在封城没多久之后,我就开始做饿了么和美团的兼职骑手,做久了也发现了一些规律,一般美团餐饮的订单多一些,饿了么跑腿代购的订单更多,因为帮人跑腿代购,认识了很多各行各业的老板,时间久了,他们会给我一些优惠的价格,送给顾客时,他们也会很开心,会额外加一些小费和好评。

  原本的电瓶车续航只有30公里,每天充电也要耗费很多时间,为了接更远更贵的单,我买了一辆七千元的电瓶车,辐射的范围更广了。

  以前在学校,单纯的做着自己的实验,觉得学业就是很辛苦的事情,而高高的围栏外面的世界好像很简单。现在我每天早上8点开始抢单,除了充电的时间,基本上都在外面跑,一天下来只能吃上两顿饭,忙着忙着也就不觉得饿了。

  疫情期间,除了订单量减少,我们的配送压力也增大了,封路封区域是常有的事,有时候觉得别人在防疫的同时也像防病毒一样防着我们。顾客拿外卖,不是手伸得长长的、要么就是歪着头,各种姿势的都有,不知道是怕自己带病毒传染我们,还是怕我们传染给他们。以前外卖都是送进单元楼上的,封路后社区的标语上刚开始写着“非本社区居民一律不得入内”,现在就加了一项“美团/饿了吗人员不得入内”,感觉就是特别在针对我们这群人,会觉得有点难过。现在都是送到指定点附近,就要开始打电话和顾客沟通,解释道歉的话说了很多。

  之前十几年,我一直在服务行业,做过超市采购、送货,疫情期间没事情做,就想出来出来干些活赚钱,但到处不招工,只有骑手招;考虑外卖骑手的工作自由一点,没有那么多限制,就加入了。

  我是在58上面投的简历,去公司面试,老员工带我两天,进行系统运营,商家位置,送达地点等培训,从面试到熟悉上岗也只用了三天时间。入职的第一天就上班,备好自己的车,下载公司的APP就可以开始接单了。

  饿了吗以前出单派送时间是45分钟至一个半小时,有时候我去拿单,商家经常会因为美团单多而优先制作,我经常要在店里等一个半小时,有一次因为等一单而把三单配送全部延迟了;而现在公司又把出单派送时间缩短至35分钟,对用户来说效率提高了,但我们能接的单更少了。

  2月上旬,老骑手因为封路没有出来,那时上班人员有二三十个人,11点到2点的中午高峰期能有六七十单左右,晚上也有一百多单;而现在老员工新员工都来了,中午时间段七八十人,但只有五十单左右,平均一个半人一单。

  有些人太远、无人配送的订单就被丢到服务大厅,一般5公里是正常的配送范围,超范围的7—8公里都不会有人接单,但为了赚钱,只要10公里之内的单我都会接,因为我的是油车,会比普通电车能跑得更远。

  我是一名糕点师,属于家庭个体户。受疫情影响,店里没什么事情,加入美团骑手,也不是为了钱,一个是想熟悉海口的路线,另一是想体验不同行业的生活。58同城寻找消息,面试,培训两天上岗,门槛并不是很高,但学的东西很实用。例如进行撞到人、时间来不及送不到、客人电话打不通等等一些突发事件的处理方法培训。

  第一天当骑手很不适应,心理能力扛不起,感觉到很焦虑。我那时候送餐都是把油门加到底,感觉车要飞起来一样。刚送外卖时遇到拿错单的情况,不仅仅影响顾客用餐,还影响另外一个配送员和另外一个顾客,就只能和客人不断道歉、解释,再跑回去重新送,但现在处理能力提高了很多。

  当骑手之前,虽然没有给过别人差评,但是出现问题也不会理解别人,骑手送餐我也不会说谢谢。

  现在干了些日子,以后我要是订外卖,我都会尽量帮骑手省点时间,比如他打电话,我要快点接了;然后叫他先放楼下保安室,我自己下去拿,这样就可以为他省了很多时间。如果要是我去拿,我会说谢谢,因为我知道,当旗手听到一句谢谢,就是你对他最大的认可,心里也会暖暖的。

  干了这行才知道,一份外卖,人家送过来,有交通安全,人家也在饿着肚子,可能刚刚才处理一个突发事件,就匆匆赶来送你这一份外卖了。作为新人,每天都遇到的困难都不一样,撞到人、被交警抓车、订单地址错误、电话不通、找不到地址但又没有人可以问等等。

  高峰期的配送是6块钱一单,我每天只做上午10点到1点半和下午五点到八点两个高峰期,一天赚个100多块钱就可以了。干了两周,发现自己憔悴了很多,吃饭没规矩,风吹日晒雨淋,但还发现这行干久了会没有女朋友的,所以我打算还是回家继续做糕点。

  我是一名房地产销售,做了有三年了。因为疫情,我们门店只能关门,就算现在慢慢复工了,大家都还是心有余悸的。没人上来咨询房屋信息,小区封禁,我也带不了客户去看房。加上疫情期间没上班,公司也不发工资。没有收入,但日常开销没有停过。我三十多岁了,有家庭有孩子,就很焦虑。各行各业都停了,只有外卖好像看起来没有受到影响。为了生活,2月27日我就去应聘了外卖骑手的工作,全职做晚班。

  房地产销售的工作也还是正常在做,因为看不了房,就白天打打电话,找找潜在的客户,与晚班的外卖配送并不冲突。晚上6点后,我就出来送外卖了,一般会跑到凌晨2点才回家,平均下来一天大概能有20来单,赚个百来块钱。

  对比白天的喧嚣嘈杂,我还挺享受晚上出来送外卖的。街上很安静空旷,骑着小电动吹着晚风,路灯陪着,偶尔耳机里放点音乐,心情会很平静,有种不一样的浪漫。其实也挺轻松的,平常不送外卖的时候,熬夜到凌晨也成了习惯,倒不如出来做点事赚点钱。

  外卖骑手这个职业,打算就先做着、观望着。大家出来打工都是为了生活,谁都想做体面的工作,如果不是疫情导致常规工作无法开展,我可能也不会去送外卖赚钱。但生活还在继续,我年纪不小了,作为家里的支柱,我得出来。

  不管是干啥,只要遵规守纪,不干违反道德的事,都是工作,只要心态好,就不分贵贱。

  在疫情爆发之前,我在一家仓库做管理员。疫情影响下交通依然不便,原来的仓库还未正式开工,老板通知大家原地待命并象征性地给每个人发了几百块钱作为补贴,因为是个体户、没有劳动合同,没有人会奢求他按照相关规定发放工资。工资停了,房贷、生活费、孩子的学费等开支成为头上的“大山”,我和同事都心急如焚,一边祈祷疫情早日结束,一边寻找工作度过这个缓冲期。很快,我们就发现在其他行业情况日益困难的情况下,外卖竟然在招人,联合几个老同事我们很快就成功成为外卖行业的配送员。

  即便是开始工作的第三天,我还是会有些紧张。害怕自己的耽搁而延误了客人的订单,虽然公司对于新员工十分体恤,不会轻易处罚,但还是会因为延误而觉得愧疚。

  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好几年,原本以为十分熟悉的街道、商圈,在送外卖之后才发现是那么的陌生。送单的过程中迷路和走错路是最耽误功夫的事情之一,不知道是紧张还是骑车比平时走路速度要快的原因,明明曾经走过的路线也会在错误的路口拐错弯。而一旦走错路,我又会更加紧张,常常接连犯错。

  记得第一天配送的时候,在一个巷子里,明明显示距离用户只有几百米,但死活都找不到正确的楼栋入口,兜兜转转将近半个小时才将外卖送到客人手中。好在客人十分通情达理,在我一再道歉后表示理解和原谅,甚至还主动送了两个一次性口罩给我,让我不要紧张。那一瞬间,担心、忐忑随之消去,很感谢这些善良的人,也是在加入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外卖配送的不容易。

  在未来的几个月,我可能会回到原来的岗位,但这段送外卖的经历肯定会很难忘。

  (应受访者要求,徐军、刘宇、李文博、张琦、何丽、万鑫、叶简、郑证校、赵翔、吴忠等为化名)

地址:     座机:    手机: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凯发娱乐传媒    ICP备案编号: